文青历史网首页 > 战史风云>正文

揭秘二战日本战败后

发布时间 2020-02-04 02:46:03 阅读数: 4

对日本领导人的战争罪行进行审判的机构正在缓慢形成。

直到11月19日第二批逮捕令发布;

许多军部高官和官僚们被添加到了"甲级"战犯嫌疑人的行列,

美约翰·道尔/著胡博/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1945年;起诉和逮捕在难以预料的时间一波波到来,9月11日,接着是不祥的平静;宣布了对第一批战犯嫌疑人的逮捕,12月的第。

包括前首相近卫文和天皇身边最亲近的内大臣木户幸一等人。12月6日。杜鲁门总统任命的首席检察官约瑟夫·基南;带领40名部下抵达。

两天后,麦克阿瑟为日益临近的审判设立了国际检察局;依照日本历;这一天正是珍珠港袭击4周年,1946年1月19日,盟军最高司令官宣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成立,直到3月11日才宣布,至于哪些被告将首先被带上法庭接受审判?审判开始于5月3日。最高统帅部和国际检察局在理论上仍然有可能起诉裕仁天皇的战争。

在最高统帅部表明其立场坚决反对除利用裕仁之外的任何政策之前,

8月29日,

在胜利者踏上这片神国的土地的前一天,

直到此时,在宫廷圈内,天皇是战争罪犯的观念自然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天皇应当对战争和战败承担一定责任的想法!却是被认真考虑的,天皇本人曾有过这样的考虑,天皇对木户幸一谈到了退位的问题,认为可以将此作为免除他忠诚的大臣和陆海军将领们的战争责任的方法,木户告知天皇这并不可取,9。

天皇的内叔父东久迩宫率内阁秘密讨论其退位事宜,

在天皇知情的情况下:尽管有些阁僚力争天皇对战争并不负有宪法责任。但有其他大臣强调,天皇对国家,战死者和战争遗属负有战败的道义上的责任,10月的第一周,东久迩宫首相私下会见了他的侄婿裕仁,并劝其。

东久迩宫表示:

几周后。

愿意放弃自身的皇族地位,据称他的提议被驳回了;理由是"时机未到";裕仁语调平淡地告诉他的侍从次长说:万一退位的话,他希望找到一位有才能的研究者,协助他的海洋生物学研究,1月4日。有关战争罪行的公众舆论升温;天皇让木户幸一的继任者侍从长藤田尚德。

对煽动军国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任职者开始大范围的"彻底的"清查,时下最高司令部是否希望他。

藤田对此表示反对。

裕仁一直热心于研究历代天皇的先例,1月下旬他让学者为他讲授宇多天皇让位之事;宇多天皇887897年在位,于31岁时退位,裕仁还将英王室看作是现代皇室礼仪的参考。

让官员扼要汇报英王退位的惯例。

天皇在未能回避与美国的战争以及未能尽早终结战争两方面,

天皇退位的话题很快泄露给了媒体。1945年10月下旬,近卫公爵公然提起天皇退位的可能性,然后又迫于内阁压力发表了修正声明,引起骚动,近卫公爵不同寻常地直率表示:都负有重大的个人责任,翌年2月27日。这一话题再次跃入公众的。

据报道:如果裕仁自己选择退位,最高层正在认真讨论天皇的退位问题。将会得到皇室全体的支持,东久迩宫直接告知日本新。

他个人曾经敦促侄婿裕仁考虑退位的三个"适当时机"。

数日后,尽管第一个时机"当投降文件签署之时"已经错过,另外两个适当的时机还未到来。照东久迩宫。

裕仁应当在宪法修正之时或是占领期结束,

新闻界甚至推测最有可能的是天皇之弟高松宫摄政。

直至皇太子成人,

间接敦促天皇为战败负责,

和平条约缔结之日考虑退位,耸人听闻的报道:倒是与宫内省枢密院的紧急会议上提出的观点一致,天皇31岁的幼弟三。

政府和皇室总体上必须超脱"旧式的思考";

三笠宫力劝,"于今采取大胆的行动"。厚生省大臣芦田均当时在场,他在日记中写道:"似乎每个人都在思考"三笠宫。

他对侍从次长木下道雄说:

他怀疑任何人有资格接替他的位置,

而"天皇陛下忧虑的脸色从未如此苍白";尽管如此忧虑,天皇显然大约正是此时决定不退位,他的三个兄弟;高松宫曾是公然的"参战派",秩父宫体弱多病,三笠宫太年轻缺乏经验,天皇告诉木下:他遗憾叔父不大注意面对新闻界的。

新近任命的东京帝国大学校长,

政治和思想领域的著名人士们。开始发言支持天皇退位。自由主义者,基督教教育家南原繁,在总体上对天皇制进行了善意的评价;但是主张裕仁应该因道义原因。

辅佐近卫起草明治宪法修正案的保守的宪法学者佐佐木忽一;

也以道义的理由赞成天皇退位,严格的保守派哲学家田边元。对佛教概念"忏悔"进行了深入的阐释。希望天皇引退而成为贫与无的象征,他还敦劝将皇室财产用于救济贫困。

对裕仁退位最轰动的公开呼吁。是著名诗人三好达治的一篇文章!他并非是认同东京战犯审判的支持者们对战争责任的看法,三好达治解释说!即天皇对侵略和暴行负有直接的,政策决定上的。

但是也不接受天皇支持者们所推出的热爱和平而又无助的仁慈君主的形象,

"这并不仅是战败的责任问题",

并且"负有对战场上为他捐躯的忠良将士背信的责任",

作为国家元首,

他强调说:问题在于,三好以不同寻常的强硬口气!谴责天皇"对自身职责甚为怠慢",三好宣称!天皇曾是大元帅,却未能制止军阀者流的横行。天皇以家长的口吻呼臣民为"赤子",却驱策明知道将会失去控制的陆海军士兵赴死,他现在应当由自己承担起这场灾难的。

无论在大势判断。

树立道德的典范。天皇在战时的统率,临机应对,起用人才,还是把握时机终止战争方面,体察。

都是无能的,那么他现在就应当像个凡人那样退位,既然天皇已经宣布自己不是"现人神",假使占领军当局选择敦促裕仁退位的话;显然不会有任何不可逾越的障碍。

天皇近侧的人士也承认这一点,公众将如同接受战败本身那样,而且可悲的是!轻易接受天皇的退位宣言,保守派则会将天皇的退位正当化,并且借此对天皇制的道义的高洁再次加以确认。天皇制民主仍然会在新君主的统治下发扬。

"战争责任"问题则会显得一片光明,

而裕仁悲惨的昭和时代将会落幕!并且对日本方面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麦克阿瑟及其助手对局势有不同的理解,11月26日。原海军大将,总理大臣,恳在位的意向,天皇的心腹米内光政,丝毫也没有提到他个人的战争责任;尽管在原先的文本中包含了"朕为败战的责任向国民深为致歉"的表示:为何谢罪的言辞最终被。

据说天皇被一位顾问的巧妙设问所说服。

"现在陛下还何须以如此强烈的语气谢?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