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历史网首页 > 战史风云>正文

为什么要仇家的东西

发布时间 2020-02-07 10:10:12 阅读数: 3

很久以前,弯弯的渠水河两岩有两个寨子;河东是侗寨,河西是瑶寨,侗寨里有一位美丽的姑娘叫培姣,她上山打蕨菜;走过的地方,她下河去洗蓝靛,河里的鱼都向她。

她站在槐树底下唱歌,

花儿开得最鲜。连最会唱歌的画眉鸟也停止歌唱,寨子里的很多后生都想讨她;可她一个也不答应。站在槐树下听迷了。阿妈悄悄地。

阿姣日子长着哩,

提起竹蓝子到河晨洗布;

独岩山高。

你打算什么时候吃喜酒呢?她低着头回答。一边唱起歌来了,渠河水急,也没有隔断鸟儿的自由来往,也没有冲散鱼儿的成对成双歌声刚起,对岸一个后生挑着桶出了竹楼,往河边走来;这个后生叫。

可他一根也不接受,

他是瑶寨里最英俊的后生,练得一身好箭法!瑶家姑娘大都想把自己的花带献给他。从小跟着阿爸。

他早已爱上了对岸的那个侗族姑娘,

随着年龄的增长,

培姣一听到阿高的木叶歌。

姑娘们看得出来,阿高经常把小鸟。鲜花绑在箭头上射到对岸去,阿姣和阿高从小就在渠河边交上了朋友,培姣挥着手中的侗锦向他微笑。他俩的情谊越来越浓了,阿高一听到培姣的歌声;不管宠桶里有没有水。就挑着水桶往河边跑;也就随手捡起一块布片往竹蓝里。

有一次,

侗锦落在河心,

提着竹蓝往河边走。他们又在河边相会了,阿高把一根根项圈捆在箭头上的射过来,培姣急忙捡起放进了竹蓝,她也掏出一幅彩色侗锦包着一颗岩石。用力丢过河去。力气不够。阿高急忙跳下河。

他刚游到岸边,

你不要祖宗啦!

从那以后,

她心里也想念,

她回头一望。

被头人看到了,头人一把夺去侗锦,丢进了河里。培姣有几天没见到阿高了,为什么要仇家的东西?阿妈问她吃喜酒的事。她又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心里很难受,这时她见到了阿高。那高兴的样子!就象吃了滚烫的油茶。培姣又取出一幅彩色侗锦,朝对岸扬了扬。又准备丢过去;只听得背后嘿嘿一声冷笑。见是寨佬的儿子。

便急忙把侗锦藏进怀里。低下头去洗她的布;勐洞左手提着一只鸟笼,右手拿着一根细竹竿。不阴不阳地说:他用竹竿戳培姣的帕子。你想飞过去,你不晓得瑶家佬是我的仇人,我要你进我的笼。

阿高隔河望着,

取来弓箭嗖地一箭射了过去;

又用竹竿去撩培姣的裙子,培姣提着水淋淋的布放进蓝子里。拔腿就跑,甩动的竹蓝溅了勐洞一脸的水。又气又恨!跑回家里,阿高的箭不偏。

望着培姣的窗口,

飞到阿高身边。

射中了勐洞笼里的画眉,吓得勐洞丢下笼子慌忙逃走了,阿高坐在河边。轻柔的夜风把这多情木叶歌声送过了河,他吹响了木叶歌,培姣停下手中的木梭,送到了正在织侗锦的培姣耳畔,悄悄地走了出来。她多么想飞!

阿高听到水声,

悄悄地游了过去,

流不完的渠河水,

坐在洗衣岩上望着漆黑的河面。高兴了,她拾起一颗石子投进河里;一对情人在夜幕的掩护下:诉说着深深的相思。说不完的贴心话,往日嫌夜长,不知不觉鸡又叫了第三遍,今晚恨夜短!培姣告诉阿高,勐洞今晚又来求亲了!她担心勐洞下毒手来。

他俩商量定第二天一起逃出寨子到渠水河的上游独岩山脚相会,商量定了;阿高又悄悄地游了回去。阿高用竹筒灌了一筒。

天亮了。又用笋叶包了一块腌鱼;一把腌蕨菜,带上了弓箭,正要出门,突然对河传来了培姣的呼喊阿高阿高阿高。阿高跳出门,飞一般地跑到。

又喝令人去抢培姣,

岸上一阵乱箭射来,

只见培姣一边喊一边往河里跑来,往对岩一望,勐洞带着一帮人在后面追,勐洞抢亲了;阿高挽起弓,搭上箭。朝着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射去。那人应声倒地,但后面又上来一个。他接连射倒了几个。但箭已射完了。他大喊一声培姣便往河里冲去,勐洞见阿高的箭射完了。培姣急了就往河里跳去;阿高刚刚游到培姣身边,他俩一起沉下了。

龙身拱起,

龙尾连着两岩的寨子,

渠河上漂起了一股红红浪花;有人看见渠水河面上腾起了两条龙,化成了一座弯弯的大桥,两个龙头直立在桥中间,人们叫它回。

每到夜晚,回龙桥就架了起来,两岸的男女青年都到桥上相会。天亮时;人们散去,回龙桥又消逝了。两寨的头人听说后,也都到桥上。

当他们刚刚走到桥中心。桥垮了,当他们刚走到桥中心;两寨的头人掉进河里淹死了。回龙桥就日夜地架在渠水河。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