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历史网首页 > 战史风云>正文

北宋为什么会有王

发布时间 2020-03-13 23:20:01 阅读数: 2

我方团队张嵚中国古代史上。有一场著名的改革运动,堪称被千人踩万人骂。北宋王安石变法,早在北宋末年汴京被金军包围,金军投石炮架在汴京城外;北宋朝堂上的一群文。

闹出"不管炮石却管安石"的笑话;

诸如"祸国殃民""流毒四海"之类的恶评,

国家社稷岌岌可危时,就忙着痛骂王安石变法。待到靖康之耻上演,北宋变了南宋,更是到了高潮。南宋文臣们痛骂王安石变法,翻翻就是一堆。"国家一统。

其裂而不复合者;

王安石之罪也;

秦桧之罪也"在这群南宋大臣学者眼里。

南宋学者罗大经更扣了个超级大帽子?其合而遂裂者;就是王安石变法惹的祸,强大的北宋之所以变成偏安称臣的南宋,王安石祸国殃民的。

也只有卖国求荣的秦桧能"媲美"!

王安石变法能担得起,

但问题是:这么大的责任;要回答这个问题;如果王安石变法真有这么祸国殃民,不妨要弄清楚一个。

宰相吓破胆王安石变法以前。

那么北宋当初为何还要强力启动王安石变法?这就要看看;下面这几条奇葩事,北宋曾经历了一代仁君宋仁宗长达四十二年的执政。

这段时期,也是好些宋代文人们大书特书的北宋盛世!一大特点就是名相辈出,其中比较出名的一位就是富弼;这位名臣不但学问出众,更兼一身钢筋?

十足的勇敢人物,

可在里,

何事能叫他怕,

曾经在辽国凶残挑衅的危局下傲然出使;以大国宰相的风度。断了辽国君臣撕毁的企图;这位出名勇敢的富弼。却也有吓得哆嗦的时候,看看他给宋仁宗的奏折里怎?

还都是半夜偷偷摸摸闹事;

现在是大白天就扯旗;

而这"盛世"下的北宋农村;

"自四五年来,向来入城尚皆暮夜窃发,贼入州城打劫者约三四十州。今则白昼公行。其势日盛"以前有人造反,擅开府库;而且三四十个州都。

又该是什么样?为什么闹成这样?北宋不遏兼并;宋仁宗年间正是土地兼并加剧时,农民赋税越发沉重,差役更是繁多?农村有钱人的差役,被他们上下其手。而且哪个老百姓刚有点钱?就甩到老百姓。

繁重的差役立刻接踵而来,照着北宋名臣韩琦的哀叹!为了躲避差役。北宋农民"孀母改嫁,亲族分居;或弃田与。

天下嗷嗷然以赋敛为重者。

也就是吓得打哆嗦他都打哆嗦,

也叫以勇敢著称的富弼发出哀叹!

不变法不行了。

忍够了的北宋农民们;宋仁宗在位四十二年;当然纷纷反抗;几乎每年都有农村动乱,连年轻时的苏轼都忍不住哀叹!此情此景,每念及此;不寒而战。可见大宋,穷死的小官北宋一大惹人羡慕处。以几百年后清朝史学家赵翼的惊呼说"宋朝制俸之厚",就是优厚的官员俸禄,王安石变法前的北宋仁宗。

当时仅料钱就有300贯,

更是宋朝官员俸禄无比优厚的年代。比如一品的宰相,外加"春冬绫""职田"等各项收入。工资基本不动,就能保证锦衣玉食,高官去。

仅宋仁宗年间时,其门生子弟也可根据"恩荫"来做官;全国通过"恩荫"得官的就有一万多人,基本都是不办事白拿国家钱,要看这些事。北宋毫无疑问,属于官员的"幸福"。

但事实上。这样的"幸福",仅仅属于高官们。基层的官员,却是要多苦有多苦,北宋大文豪曾巩的里。就记录了一位穷死的官员洪渥,这位洪渥大人也是进士出身。但做的多是基层小官。连路费都差点凑不足;以至于上任时。最后病故在麻城的茶场。又连丧葬费都出不起,差点就不能入土。

如果说洪渥的悲剧!那么宋仁宗年间的石介就更典型?还因他呆的多是"清水衙门",这位石介大人科考名次更高?担任过国子监直讲和濮州通判这样的要职。且和欧阳修等重臣交情匪浅,这么一个有实力有背景的。

才算度过难关;

日子本该过得不错,可他去世后。竟根本没留下什么积蓄?妻儿们只能靠卖地过日子。多亏了欧阳修等老朋友帮忙,为什么这些官员的生活这。

因为所谓北宋的高薪,

却肩负着维持北宋国家正常运转的重任,

基层的官员们,只是属于朝中的高官们,俸禄依然这样低,北宋的县令们,月薪不过12贯钱。基本是不见影;理论上该有的"职田"等补贴,县令下面的小吏们,待遇当然更差?所以在北宋基层做个清官,基本就是一辈子受穷,可就是这些看上去不起眼的芝麻官;除了少数有良知的官员外,越来越多的基层官。

到了北宋中期;

而当动乱发生时,

开始瞪圆了眼睛狠捞,这才有了北宋民间。越发沉重的赋税劳役;腐败的北宋基层。更常对盗贼束手无策;如此恶性循环,也难怪富弼要打哆嗦,一个"愤青"眼中的农村北宋衰亡,该不该王安石变法负责。其实也有话说:王安石本人,他后来坚定的变法决心,其实就是被宋仁宗。

三十岁的王安石升任舒州通判;

投入更广袤的北宋民间?

北宋民间的怪现象"刺激"出来的。最见证他心路历程的。就是他三十岁那年的一首名诗。1051年。正是仕途一片大好时!他的眼界也从狭小的范围走出来,这正是宋仁宗在位。

常被大书特书的"盛世"年代,就是"盛世"的北宋农村,他亲眼看到的;各种丰富多彩的景象,那究竟是什么样呢?他看到的;首先是民生生活,还算是风调雨顺的年景,但老百姓的生活,却是"丰年不饱食;就算是大丰收年景,水旱尚何有";也难吃。

更别说水旱灾害了。那老百姓最怕什么呢?诗中写"特愁吏之为,十室灾八九"",以记载,北宋全国的"吏卒"不下二十万人。最怕北宋这些如狼似虎的差役;专门负责丰收之年的赋税征收。每次都拼命盘剥。就算土地丰收;十户也有八九户。

自谓民父母",

可各个都是糊涂官,

嘴里说为民做主;

考出来一群文学家,

就是北宋的基层官员,那各个是"彼昏方怡然,更让百姓悲愤的!说是父母官,却被下面的小吏们肆意糊弄;宋朝的科举制度,还是以诗词歌赋为主,当时还没有经历王安石变法;却没几个能做事的,以王安石后来的吐槽说"世事皆不习",大宋的国策。常年靠这些人推广,岂不越来越糟糕,看过这样一番呐喊。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位倔强的。

南宋的悲剧!

恰是王安石身后,

会迎着天下的反对,去推广王安石变法,为什么变法十五年后?举国的谩骂声里,北宋王朝却一度幡然振兴。有了国泰民安的好景象!不是因为王安石变法。

宋朝的执政者们,白白糟蹋了王安石的心血,明朝亡国前的"壮烈时刻",几乎承包了春秋战国所有黑科技,背后却是多少哭笑不得古代世界级科学。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